领悟文化自觉真谛 推进网络治理实践—读陈华新著《文化自觉之路》

 2014-10-29 11:03   闵大洪

  2014年10月10日,陈华在微信中告我,他的新著《文化自觉之路》样书已经拿到。看到他同时发来的封面照片,我随即微信回复:“新著与《走向文化自觉》成系列且出版风格一致啊!”

  《走向文化自觉》和《文化自觉之路》是陈华就读在职博士和博士后近10年学习和研究的两项成果。

  2005年,陈华成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高钢教授指导的第一位在职博士生,其学位论文在2009年底通过答辩后,经过几番加工,定名《走向文化自觉——中国网络媒体行业自律机制研究》,2011年3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2011年,陈华考入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后工作站,在崔保国教授的指导下,2013年完成出站报告,经过几番完善,定名《文化自觉之路——网络社会治理的实践与思考》,2014年10月再次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这两部专著不论是内容承接,还是装帧形式,堪称姊妹篇。

  《文化自觉之路》是一位学者型官员对中国网络社会治理轨迹的全景记录。陈华在书的序言中写道:“这场从技术创新开始的革命,颠覆了传统的社会治理模式,文化的决定性力量也由此凸显。本书是以文化自觉为主线思考网络社会治理机制的第二部专著,既是理论研究的成果,也是行业实践的结果。”

  “文化自觉”是我国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于1997年提出的概念,其本意是阐明在全球化时代来临之际,中国必须提升认识自己文化和世界多元文化的自觉。他指出:“文化自觉是一个艰巨的过程,只有在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并接触到多种文化的基建上,才有条件在这个正在形成的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然后经过自主的适应,和其他文化一起,取长补短,共同建立一个有共同认可的基本秩序和一套多种文化都能和平共处、各抒所长、连手发展的共处原则。”【注1】

  费孝通先生提出的“文化自觉”是内涵极为丰富的概念,在学术界产生了重大影响。陈华以文化自觉为逻辑主线思考中国互联网社会治理体系的构建和中国网络媒体行业自律机制的构建是一个全新的尝试。在学习和研究中,陈华对“文化自觉”至少有三点深刻领悟:①费先生所阐明的自知之明道理:“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的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的发展的趋向。自知之明是为了加强对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决定适应新环境、新时代对文化选择的自主地位。”【注2】②费先生做学问身体力行的原则:“直面中国的社会现实,回答和解决中国的问题;而不能仅仅关心中国传统文献或西学文献中的问题。所有的知识都是社会的,为了社会的生存,所有的知识运用都必须是具体的和地方的,不可能存在独立于社会生活需求的知识;要直面社会,而不是试图在文字层面上进入某个据说是正确的文化或学术传统(那不是为了社会的研究,而是为了“不朽”的研究)。【注3】③费先生一贯的社会责任感、使命感和前瞻性的感召。这或许是陈华在学习领会“文化自觉”时,与大学问家内心相通的更高层次的精神交往。

  陈华是我国第一代互联网管理者,对他来说,每天面对的是大量甚至是琐碎的实际问题的处理,然而正是这种在第一线工作的实践,为他提供了无比丰富的案例,锻炼和提高着他的认识能力,尤其是他经历了中国互联网发展和管理的全过程,这种积累十分难得。对一位敏于思考,勤奋好学的管理者来说,在实践中必须进行理论思考和宏观把握。因为正确的认识能够积极的推动实践的发展。陈华的两部专著很好体现了德国哲学家伽达默尔的那句名言:“一切实践的最终含义就是超越实践本身”。【注4】陈华的成长经历和学术经历显示,社会管理者应该是、必须是专业型、学习型和创新型人才。在工作中能够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能够以科学的认知指导实践,能够针对复杂的态势和各种不同情况,形成直接进入实践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决策。

  伴随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不仅形成了“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的方针,而且形成了“法律规范、行政监管、行业自律、技术保障、公众监督、社会教育相结合”的互联网治理体系。当然,在中国互联网治理体系中,政府的管理部门发挥着主导作用。陈华的新著以一位管理者的视角,从文化自觉、舆论导向、社会责任、法治建设、市场规律、群众路线六个方面,探讨了与网络社会治理体系的关系,读者从这本书中既可以看到纵向清晰的发展脉络,也可看到横向丰富的内容铺陈。陈华在其长期服务的工作岗位上,对网络社会治理的“北京样本”贡献良多,作为众多项目和活动的策划者、组织者,对北京的互联网治理机制建设所作的透彻解析,仍然是这本新著的显著特点。

  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只有长期富裕强盛和不断发展进步,才能真正强有力地表达其文化,产生长远和扩展的影响力,而不是相反。今年是中国全功能接入互联网20年。已经成为互联网大国的中国,正向互联网强国迅速迈进。如今,不同形态的文化都在互联网这一平台上争奇斗艳,而且全新形态的网络文化业已形成。如何在互联网时代张扬民族精神和中国文化,如何达到费先生所期待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境界,“文化自觉”的坚持都是一个长久的课题,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继续思考和探索。

  写于2014年10月28日

  注释:

  1、费孝通:《对文化的历史性和社会性的思考》,载于《思想战线》2004年

  第2期

  2、同上。

  3、朱苏力:《费孝通与中国文化自觉》,载中新网2010年11月01日,

  http://www.chinanews.com/cul/2010/11-01/2625993.shtml

  4、《赞美理论——伽达默尔选集》,三联书店1988年版,第4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