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公益:努力看见

 2016-01-18 15:20   首都互联网协会

优酷公益频道主编黄英男在座谈会上发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嘉宾:

  大家上午好!

  这次交流我想聊一聊做公益的感受。我的分享跟余哲不太一样,更多的是站在自己的体会上讲一讲我关注传播报道的感受。

  优酷公益成立较晚,2014年底才成立,到现在只有1年多的时间,属于新生的生命,处于各方面都旺盛生长的时期,也处在经历挑战的阶段。尽管此前我自己有多年的传媒从业经验,也侧重于公益报道,但在踏入视频领域之后,这一年时间也让我和优酷公益一起面临新的学习挑战。

  在来到优酷公益之前,我经常会找一些喜欢看的片子。我相信在座各位的老师也是这种习惯,比如在视频网站上看视频,这个过程是很轻松愉快的。在我踏入公益视频领域的时候,我发现这个过程完全不是这么愉快、便捷的,能选择的产品还是匮乏的。

  2015年,我们听到最多的词是“互联网+”。对于我和优酷公益来说,过去一年是“公益+互联网视频”的过程,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就是全新、有着无限可能和挑战的形态。

  在2013年之前,我一直在纸媒做记者,侧重报道公益。在报道公益领域之前,我很天然地认为公益就是做做好事、帮帮别人,做一些扶危济困的事。当时我跟我的同学和朋友做了一些所谓的帮扶项目,觉得很简单,只需要捐捐钱、关注关注就好了。直到我们关注的一个病患群体出现了集体性事件之后,我们突然觉得用个人的力量还是远远不够的,很难根本解决社会问题。

  2009年,在我从事公益报道之后,对整个公益的认识几乎是360度的大逆转,公益一点也不简单,可以说很复杂,捐钱进入公益机构也不是我们之前理想化的能全部到受益人的手里,它还有很多的管理成本。这就是从事公益报道和从事公益行业之后的不同,公益还是公众不了解的领域。公众是有爱心的,中国人太有爱心了,但公益的专业性有太多人不了解。

  我还记得2011年1月11日正好是李连杰几经辗转在深圳注册公募基金会的时候,我写了整版的报道。我当时在深圳看了电子版,发现标题改了,这个标题造成李连杰几年的努力白费。这条新闻在网站上的转载还是很多的,但没有一家改标题,都是用公募基金。要闻编辑在纸媒行业的专业水平技能是很高的,很多媒体从业人员也没有看出来标题是有问题的。可见大家对基金和基金会一字之差,有多少人能理解它背后的意义。

  除了名词上的问题,政策制度上也有很多专业的内容,这些对普通公众来说都是知之甚少的。从2009年开始,我大概做了4、5年的公益报道,一方面是对公益的专业认识大幅度提升,另一方面也有一种痛苦,特别是我离开纸媒的时候。从2009年开始关注公益到2013年,我发现行业内的问题、瓶颈没有特别多的改变,有些选题从2009年就开始写,到2013年还是一样的选题,公众还不是很了解。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公众的爱心井喷,郭美美事件之后大家对公益更多的是口诛笔伐与不信任。这一年在优酷拍节目,一些编导、拍摄团队要捐钱,我说你捐到公益机构吧,编导说能信吗?你还是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把钱给他。公众对于专业公益机构的正确认知和接受还需要传播平台在很多方面给予侧重和努力。

  在离开纸媒之后,我也在阿里巴巴社会责任部工作过。至今为止和未来都会给我巨大的鼓励和支持的就是安利传播公益基金。在不同的平台工作之后,如果把公益和传播结合起来,可能是更大的兴趣所在。2014年年底,机缘巧合,我来到了正在筹备建立公益频道的优酷,开始与新媒体打交道,彻底进入新媒体领域。

  为什么投身新媒体?一个是基于之前在传播纸媒的无力感。另外,现在的信息化技术这么发达,拍摄视频的工具也相对简单、便捷,视频可以为公益做什,我也想试一试。

  在踏上新媒体平台之后,挑战随之而来。新媒体视频给我带来了很多意外,影像公益已经成为社会的共识。我来到优酷之后,之前认识的公益机构都想通过视频做一些什么。但找一些国内的优秀的公益视频真的非常难。不像传统媒体和图文网站,视频的生产有一些专业性的门槛。我们的力量有限,不可能每天出去拍很多视频,编辑在寻找内容的时候发现资源非常匮乏。做视频对当下的中国公益机构来说,挑战不仅在于纪实性,还在于人员匹配、资金。一些大的公益机构的资金量还是可以做视频的,但是捐赠人不太理解。他们捐的钱想直接给孩子,凭什么用他们的钱做一条成本过万的视频。做传播对捐赠人来说是一个挑战,这也是中国公益意识形态还要进一步发展成熟的问题。

  面临着视频资源的匮乏,我们能够做什么样的工作?优酷有6亿多的注册用户,每天的播放量达到2亿多。我们希望可以通过用户的传播平台、自媒体为视频做一点事情。优酷虽然是中国领先的视频网站,虽然也做很多视频,但产品成本相对较高,我们没有这么庞大的人力物力财力。

  后来我们就想尝试做一个种子基金,用微博的力量朝这个方向努力,做出一点样本,用这些样本回应社会需求。我们也想寻找、挖掘和培养一批专业的社会视频拍摄团队,让他们能够精耕细作,长期关注公益,只有长期关注的时候,作品的影响力才会更强,它的到达度和专业性才会更准确。

  2015年3月份,集团了解到视频公益的需求,开始大力支持我们,成立了种子基金,用于支持社会专业团队拍摄公益视频,优酷会对这些作品进行传播。在没有刻意传播的情况下,有几家基金会听说了,很愿意进行行业促进的,比如中国扶贫基金会、阿里巴巴基金会。2015年9月份,我们启动了“酷影像中国公益基金”,决定做一个长效的项目,寻找、孵化一批好的视频团队和作品。在启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收集到了200多份申请报表。经过初筛、初审、终审,去年年底有17个作品获得了最终确认,目前这17个团队都夈ZgbE'EZgb

  有些人可能会问,200多个团队申报为什么只资助17个,比例是不是有一点少?因为我们在筛选过程中发现对公益有所了解的专业团队是有限的。视频是投入不低的作品,第一批是试水性的项目,也允许我们试错。怎么通过第一批的项目进行探索,把项目真正做成长期有效的。所以第一批的数量就稍微少一点,总结经验以后,未来再作为长期项目。目前的项目分类是很多的,有文化、环境、教育、动物保护、扶贫等等。

  国内外在视频领域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我们在访问国际机构的官网时发现他们的视频做得很有多样性,而且很重视。我们在2014年底成立,当年就有几家国际机构找到我们做一些国际项目的探索,特别想了解优酷公益在视频方面的想法。国际机构对视频的重视和内容生产还是超前于国内的,他们的意识、投入和认识的到位性更好。这也是我们跟国内机构一起共同探索交流的,大家一起学习好的经验,朝着这个方向一起探索。

  2015年11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盖茨基金会组织了几家国内的新媒体网站访问他们的非洲项目建设,优酷作为唯一一家视频网站获得邀请。

  基于目前的这种客观环境,在这种背景下,需要共同推动对公益传播、公益视频的重视和应用,特别期待国内的公益机构对公益视频的传播有更多的理解和投入,这需要整体环境对视频传播的重视和理解,包括捐赠人对于捐赠向用于传播上的认知。

  2015年,无论对我,还是对优酷公益来说都是全新的一年,充满挑战。我们会投入价值5000万的优酷土豆双平台及站媒体推广,在今年成片之后还会做一些全国的巡展,也有很多明星加入到项目当中。第二年希望可以帮助到30家社会视频机构,第三年希望可以帮助到50家。

  2015年,非常幸运的是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同行者,我们种下了视频传播的种子。新的一年来了,相信通过努力,能够让这颗种子长成壮硕的树苗,造福公益,造福整个社会。